天使十七岁💫

从一开始便不存在

ぺごキタ/绫主推

感谢你短暂的停留

这两个人真的so可爱XDDD


让我站会儿CP233333

【腐向注意/绫主/明主】不负责任的糖

520贺文吧

主要是P3绫主,P5明主最后也会带一笔,希望能喜欢。

从来栖晓的视角来描述绫主的感觉,绫时他是真的好好(。

五月二十日。

来栖晓依旧在勒布朗帮忙打工,并非是没人邀他在这种既是休息日期间又是情人节的好日子里出去游玩,而是身为店主的佐仓惣治郎趁着这个空档为了跟养女搞好关系特意把整个店铺都丢给了来栖晓一个人,虽说来勒布朗的人少之又少,可毕竟是双休日,有些情侣们为了图个清净也就把这家店画在了自己一手规划的甜蜜情人节涉猎范围内,这就造成了店内比起普通节假日异常繁忙的情况,来栖晓一遍又一遍地重复着点单、冲泡咖啡、上菜、端盘收拾的流程,在这仅有一位店员小哥哥的勒布朗内充斥着各式各样甜甜蜜蜜的粉红色气泡同时也给原本人烟稀少的小店增添了一丝忙碌的感觉。

“呜哇——”不经意的叹息从店门边传出,来栖晓下意识地瞥了过去,那是一名在大夏天还带着黄色围巾的少年,他看似有些失望地望着这过多的人流量,但还是努力找了个位子带着紧跟在他身后的蓝头发朋友坐了下来。

“欢迎光临,”来栖晓把菜单递到了少年的面前,“人比往常多很多,所以等的时间会稍微长些。”

“没关系哦。”少年扯出了一个完美的笑容,而后看了一眼坐在他对面的伙伴,是在征求同意吧。

“无所谓。”对方迅速回到,话语里没有感情,灰蓝色的眼睛也只是静静地环顾了一下四周罢了。

真是奇怪的组合,在两个人点完单后来栖晓又重新回到了吧台内部,把咖啡豆倒入机器中后,悄悄地开始观察起那两位的一举一动。

“没想到人那么多啊——真是失败了,原本以为能在这种日子找到个好地方好好吃个甜点呢!”

带着围巾的少年抱怨道,他撑开双手伸展了一下四肢后又有些无奈地缩了回去,小心翼翼地望了一眼那位可以称之为无口的同伴,继续趴倒在桌子上。

“……唔,不开心吗?我也有点不开心啦,毕竟和想象中完全不一样啦,原本这里不是这样的,之前也有来过这里好几次,超冷清的哦~没想到这次会有这么多人……”

少年自顾自地balabala讲着,对方也顶多回上几句“嗯。”“毕竟是绫时要来的,没关系。”除此之外没有任何言语表达,来栖晓看着他俩相当没有默契的交流方式,隐隐约约想起了一个词,大概所谓尬聊就是这种体验吧,原本以为自己已经算是个无口了却遇见一个比自己还要面瘫的人是一种怎样的体验,来栖晓突然意识到自己的好友能一直支撑在自己身边是一件多么不容易的事,这样的尬聊还真是尴尬到了极点。

在来栖晓觉得这两人迟早得把气氛聊到冰点的时候,他把煮好的咖啡端了上去,同时略有些同情地给被称为绫时的少年多放了几块方糖,有这样的朋友真是不容易啊,来栖晓无奈地抽动了一下自己的嘴角。

“哇,笑了诶。”围巾少年忽然发出了一声惊呼,来栖晓端着盘子的手不禁抖了抖。

“有这么稀奇吗……”平复了一下心情后,来栖晓扯了一下自己的脸,并没有觉得自己的表情有多么稀缺。

“之前都没见你笑过哦,从一进门开始。”少年回望了一下自己的伙伴,来栖晓惊讶地发现对方原本僵硬的脸上多出了那么一丝暖意,微微上扬的嘴角似是无意识地笑容。

那是一位不会表达自己感情的少年所能给予的最真诚的回答。

原来是这样吗,气氛大概永远不会降到冰点吧,来栖晓推了推自己的眼镜,继续回到了自己的工作岗位。

五月二十日 晚21:30

忙碌了一天后,终于得以休息的来栖晓坐在椅子上逗猫玩,突然从不远处传来开门的声音,他转过头去与往常对待顾客那样说到,“欢迎——”

在看到那个人的瞬间,他又改口道,“欢迎回来哦,明智。”

“真是薄情呢,没想到我会来吗。”

明智吾郎把包随手放在桌上凑到他恋人的身边去,毕竟已经一整天没见到了,偶尔做些小动作应该也不会在意吧。


【安清】月光祭


@桃缘溪行 太太

看完《道化师》之后的产物,算是一个Repo,很喜欢里面的故事(/。\)

看完两人去祭典的描写后就想起了KALAFINA的那首月光祭,节奏很轻快的一首歌却透露着小小的哀伤,感觉挺适合的就自作主张写了这篇,希望太太能接纳它。

最后也是对Kalafina三位歌姬的致敬。





月光祭-Moonfesta-

依旧是那位带着能面的少女,她踏着轻盈地步伐、哼着不知名地小调旋转着,裙摆飞扬,木屐的声音隐匿在月色之中。心情颇好的少女在跳了一整圈之后,拉起大和守安定的手,向着无限延伸的森林里走去。

“那是月光祭哦。”

少女笑道。

黑森林的内部,水蓝色的瞳孔里映出的是一片火光,形形色色的人围着熊熊燃烧的篝火笑着跳着,他们牵起彼此的手,交换着名为幸福的眼神。其中不乏有人如少女一样带着能面,只是那不是般若,不知名的人们带着不知名的面具,心中却没有一丝的不安,宛如被吸入漩涡般无法把自己的视线从人群中离开,大和守安定觉得自己仿佛中了魔障一般,而这施魔者便是牵着自己的少女,纤细的身形在火光的映照下显得更为孤单,他想要抱紧她,即使他连她的真实样貌都无法得知——一瞬间的片断从他脑海中闪过,他猛然想起先前少女那副楚楚可怜的模样,在扬起的嘴角下隐约能瞥见那份哀伤,有些难受,他捂着自己的胸口。

“不进去一起玩吗?”

少女打断了他的思绪,

“花火大会可总算要开始了啊。”

她指着那火光深处,放开了对方的手,继续向前走去,在距离适当的地方停下转身,恶作剧式地看着对方呆滞的神情,而后扯起一个得逞的笑,“再不来可就来不及了。”

大和守安定这才慌慌忙忙地跟了上去,一不小心又走神了,自大脑而发的警铃仍在嗡嗡作响,只顾追寻少女身姿的他自然不做理会,在这儿的人们都如此洋溢着幸福,那么想必自己也可以——

从远处传来太鼓混着各式西洋乐器的合奏,人群仿佛人偶般继续舞动起来,没有人会由于新成员的加入多说一句话,耳边充斥着的只有悠扬的乐声与似是永不停歇的笑声。

慢慢地时间停止了流动,思考也变得迟钝了起来,不知什么时候天空中炸开了一朵又一朵的烟花,少女却只是静悄悄地站在一旁看着沉浸于这片幸福之地的大和守安定,脸上的笑容也消失殆尽。

【真希望能够一直这样陪伴着您,大和守君。】

摘下面具的他像是在笑又像是在哭,他是一个歌舞伎却在这时展示着一生中最为拙劣的表演。

【我不能把您也一并带过去。】

这样做太自私了,他尽量踮起脚尖把身子凑了上去,在他的唇边留下一个青涩的吻。

——

X年X月X日 5:08

我梦见了他,他告诉我现在还不可以,那些安眠药没有起任何作用。





以下从网上扒的中文歌词,详见贴吧。

这月圆之夜早已让我等的心焦
舞步已经在镜子前练习好多遍
漂亮的刺绣装饰我黄色的丝裙
摘下白色的小花扎起我的长发
月之盛宴 跳起波尔卡
转啊转 跳了一遍又一遍
用我得意的舞步
跳到你的身边去
笛声回荡……
昏暗的森林中那明亮的广场
有节日的篝火跃动著向天去
崭新的靴子比那羽毛还要轻
希望不要踩到你的脚尖才好
鞋后跟踏响著节奏
转啊转 合著太鼓的节奏
洁白的月亮好像小铃鼓
真想亲手将它取下来敲敲看
笛声回响……
愿望只能许一个
月降之前快许愿
只要不说出来就一定能实现
这胸中激动高鸣的爱意
对你仍是不能说的秘密
漂浮在音乐声中
飘然而降的星星
挥舞著银色的羽翼
今夜就是期待已久的魔法夜
所以那靴上的铃声
鸣响不止……
圆圆的月亮在黑夜中慢慢前行
承载著虔诚望著的人们的心愿
在夜空中慢慢消逝的篝火之歌
化作了祈祷著小小未来的灯火
大家笑著围成圆
合著太鼓的节奏转啊转
铃铛的声音响彻天际
月光也跟著奏响音符
月之盛宴 大家围成圈
越转越圆 转了一圈又一圈
就这样牵著你的手
一遍摇摆 一遍轻诉衷肠
直到天亮

【ぺごキタ】首先是恶作剧


乱七八糟,没有任何道理,就是想甜(大概)。

JOKER与结城警官的段子(我就是写不长来打我吧

希望有同好来评论来勾搭QWQ

*OOC




“咕唔——来、来栖君!我可只跟你一个说啊!今、今——咕、今天的任务又又又又又失败了!”说着,身着便服面色通红的结城警官又给自己猛灌了一口咖啡。

——

结城警官基本上每个周三都会来一次这家咖啡店,原本不怎么喝咖啡的他在一次追捕嫌犯时偶尔瞥见了这家店挂在门外的新进甜品的广告,虽然拍摄技术很糟糕但看起来还挺好吃的,结城警官评价道。于是乎在警部寡言少语却是个实在吃货的结城理就这样在无名动力的驱使下独自一人踏进了那家人烟稀少的店。

“啊……欢、欢迎光临。”

推开门,迎接他的并不是传说中成熟老练的店长而是一名看似其貌不扬却有着一双异常好看的墨色眼睛的少年。他站在柜台边,穿着难看到极点的深绿色围裙,嘴角划出一个温暖人心的微笑。一瞬间,仅仅一瞬间,我们干练而习惯保持沉默的结城警官就滞住了,他呆呆地看着应该比他年轻些的少年,忘记了自己一只脚还在门外手还推着门的怪异姿势,胸口开始莫名地躁动起来。




那是结城理与来栖晓的第一次会面,也是如今东京影响力最大的怪盗组织首领心情最为复杂的一天。




“店长不在,所以大概东西不会很好吃。”来栖晓看着比他矮小半个头的警部不由地想去摸摸他的头,他自然知道结城理是个什么身份什么样的人,只是结成理被自己蒙在鼓里罢了,要是他早些知道这位警官大人会在毫不知情地情况下与自己最最最原本的姿态会面,他也许会放纵地笑起来然后在以为自己快要接近真相的时候告诉那个人他被骗了宣告他傻瓜式的大脑已经毫无用处,只是现在还不到时候,毕竟某个迟钝的人还什么都不知道。

听着服务生有些僵硬地话语,结城理盯着菜单好一会儿才平静下自己的心情开始点单,“黑咖啡和芝士蛋糕就好。”

满怀恶作剧的黑咖啡没有加半颗糖也没有加一丁点儿牛奶,特意把最苦最难以下咽的东西端到那个人面前,来栖晓依旧保持着良好的好好市民的形象,没有表情没有话语,一切都隐匿在黑色的镜框之下。




“呜!”虽然在喝咖啡之前就觉得这咖啡有些不对劲但结城理万万没想到这咖啡有那么苦,怪不得这家店来的人那么少!咖啡黏腻的触感还一直残留在舌尖上久久不散,眼角的泪水控制不住地往下掉,真是失态,结城理有些难过地想,为了不给店员添麻烦快速地抽出餐桌上的仅存的几张纸巾把自己被呛出来的唾液与咖啡擦拭干净。还是难受,想吃点甜的……结城理可怜巴巴地望向柜台方向却发现店员先生还在低着头继续研磨咖啡,

诶那……我的芝士蛋糕呢?



这反应…真是糟糕到可爱啊,来栖晓在透过没有度数的镜片瞥了一眼对方手忙脚乱的样子而后继续开始工作,唔——那接下来的菜单…是什么呢?


——

打个TBC,我自己都不信能补完。


也许是少女与死神的故事


“思考人生的意义这件事、有什么意义吗?”

她挣扎着醒来、旋即又睡了过去。

她听见有人在她耳边低语,

甚至能隐约感受到对方温热的吐息,

来自人体的温度,

一次一次地拍打在她脱离掌控的躯体之上。

或许本就是没有意义的。

她如此答道,

她又想起了自己曾经那位和蔼可亲的祖母、如今已然成为灰烬。

也许是没有实感,

她无意间瞥见死神的衣角,想要拉住却又畏惧地把手缩了回去。

我很害怕。

“真是胆小。”

对方毫不留情地嘲讽道,就连呼吸的声音都变得愈加轻佻。

“至少现在、死亡是永恒的。”

他总是能看见、那些人跳着不属于自己的舞、唱着不属于自己的歌,笑着、哭着,如同一位模仿他人的表演者,却忘了正在演的的确是自己的人生。

他们都在匆匆地赶向死亡,

没有停留、飞奔过去。

“那不是时间的问题,”

他有些无奈地耸了耸肩,

“他们并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

没人知道自己在干什么,

她笑了,

就连你也不知道。

“唔,”

他站在废墟之上,小心翼翼地把那朵人造的玻璃花拔了出来,

“都是尸体,全部都是已经用坏了的尸体。”

把花捧在手心里,嵌入自己的胸腔,

“那你为什么不选择来这里?”

为了父母,

少女看见了明日的微光,

她摇了摇头继续说,

只是为了避免死神的降临,

她指着对方的心脏,

没人知道那是什么,只有你。




——


我想……看傻白甜……

极短的负能量。

别问我这是什么,我也不知道。

我还……是个……孩子……(躺

之前出黑贞了就很想写点东西乐呵一下

没有的,不存在的。

我就想看个亲亲…(顶锅跑

睡了睡了(

依旧是P5主xP3主

以后还是待我好好思考一下再动手写东西吧(

【ぺごキタ(p3、p5腐)】


写拉郎cp根本没人看系列终于又出3了!真是可喜可贺!

虽然文笔依旧很辣鸡,我也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就算是给大家的清明节礼物,我就是想看一口一个前辈的乖乖波特的故事啊!

*OOC(虽然我也不是很能界定姑且预警一下)

【高冷】


英雄救美

来栖晓像往常一样背着重得该死的黑色书包路过那个基本了无人烟的回勒布朗必经之路。巨大的建筑物之间宛如特地在给那些见不得人的犯罪提供场地约定俗成般围成了路边深不见底的甬道,传闻那是许多混混们打劫学生的地方,但来栖晓万万没想到今天就正好撞见了这件事。

原本是跟计划中一样作为被央求不要闯事的拥有前科的好好学生快速路过那片区域然后风也似的逃离事发地假装自己什么也没看见,直到听见了围聚在一起的人群中传出了自己所熟知的声音的那一刻,来栖晓不顾在包里的摩尔加纳不停乱动嚎叫的抗议,直直地就冲进了人群。

他这才发现人群之中也有一些自己见过的面孔——是秀尽学园的混混帮。

“不准碰前辈!”

他挡在被围堵缩在墙角的少年面前,尽可能地向那群人宣告自己的立场。惊讶、狐疑、不爽充斥着在场私下群聚的十多个少年少女们的脸上,有些人甚至已经露出了畏惧的神色。

“哦呀,真是没礼貌呢,我们这边正在进行愉快的交易哦——只要交出路费他就会获得自己的人身自由——这样公平的交易啊,难道你是来替他还钱的吗?”

为首的少年笑道,他随意地晃动着手里的尖刀,毫不掩饰自己的快意。人群开始骚动起来,他们小声商讨着、声音却又不可避免地传入别人的耳中。

“喂喂,那个是不是传闻中的转校生啊?”

“呜哇,好像真的是!有前科的那个!”

一瞬间的寂静之后,爆发出了更为大声的惊呼,他们惊恐地望着眼前看似平凡的黑发少年,拿着武器的双手也慢慢脱力,

“是杀人犯啊!”

“杀人犯!”

听见众人得出的结论,为首的少年有些不满,他皱着眉头仔细打量了一番来栖晓的长相,来栖晓看到了他眼中的迟疑,趁机甩出手中的包把对方一拳揍趴在了地上,他气喘吁吁地看着人群倏地散去,拉着此次找茬事件受害人的手快速地逃离现场。



回到勒布朗后,来栖晓小心翼翼地把摩尔加纳放到桌上确认它没有受伤后才安心地放开它,他看向原本就有些心不在焉的少年,有意无意地感叹道,“唔阿——想不到前辈会遇到这种事呢。”

“嗯……放学后就被逮住了,抱歉,给你添麻烦了,”被称为前辈的结城理眼神有些飘忽不定,他低头盯着眼前冒着热气的咖啡,小口地啜饮着
,“不过我也没想到关于来栖君的谣言已经——”

“那也是没办法的事,这家伙的名声已经坏到一定境界了,经过这件事又不知道学校里的人该怎么到处宣传!”摩尔加纳突然想起什么似的跳了起来,尾巴竖得老高,声音中夹带着一股深深的憎恨。

“啊,冷静冷静,这又不关你这只猫的事对吧?”来栖晓想这也许就是之前在电视上看到的猫的炸毛。

“喵——!你在说什么?!吾辈可不是那种冷漠的大人!吾辈也是正义的怪盗团的一员!怎么可能和吾辈无关呢!”

这次居然没有说自己不是猫这种话来反驳,来栖晓不由地挑了挑眉,居高临下地看着那只激愤的猫咪,顺便摸了把对方毛绒绒的脑袋。

“呜,你这家伙———!”

不过好像摩尔加纳最讨厌被人像对待猫那样对待它的。

再之后,摩尔加纳看着一身猫爪印的名为来栖晓的猫奴表示来栖晓这回做得实在太过分把它一直闷在包里还暴力对待需要鱼籽寿司的补偿来栖晓后来也乖乖买给它,这件事也终于告一段落。



清明

结城理和来栖晓一起来到了墓地,总共有两束鲜花,一束是给当年牺牲自己保护世界的英雄和他的友人的,另一束是送给背叛怪盗团不甘地死在宫殿里的原怪盗团团员的。

清光真的巨可爱(。)

【ぺごキタ腐】记*恋爱段子1。


OOC严重。




“去约会吧。”

思考再三,来栖晓总算是把想说的话用一种看似平淡的语气表述了出来。那种类似于纯情少男的告白方法实在是不太适用于他们两个人之间,他稍稍撇开头去,尽量不去在意对方略有些好奇的视线。

平静,平静。

他企图把自己不停跳动的心脏掐灭在另一个世界。

……

“嗯。”

从对方喉咙里发出的一声闷哼宣告了来栖晓作为一名偷心强盗的死刑,他睁大了他的眼睛,看见他心目中前辈煞有介事地把头埋进那条并不怎么厚实的黄色围巾,染上了雾气的双眸正在偷偷地望着他却又不敢对上视线……哦,还有那对暴露在空气中无处遁形的红色的耳尖……

结城理也是喜欢他的。

来栖晓得出了一个比以往在宫殿抢劫一大笔钱还要更为激动人心的结论,他慌慌张张地从该死的紧身裤口袋里拉出两张皱巴巴的纸,然后慎重地选择了其中看起来并不怎么难看的一张,快速地递给对方。

“那、那……”紧张之余他竟然一不小心咬到了自己的舌头,无视来自那僵硬的舌尖的抗议和脑内深处的懊悔,他继续说,“电影、一起去看吧?”

结城理伸出了一直插在自己裤子口袋里装清闲的手,他小心翼翼地牵住了对方,大概是因为天气太过寒冷的原因,一股暖流从对方的指尖直达心底。

——


大佬式羞涩恋爱,OOC。
没有2。

只是想码个段子罢了。

——

后来才知道那是从龙司手里坑出来的两张恐怖电影票子,结城理进电影院五分钟后就开始熟睡,不过来栖晓君还是觉得不错的,至少他足足欣赏了一个多小时的对方的睡颜。

——

话说这对cp叫什么……

波鬼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