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使十七岁💮

光を追いかけてきたんだよ♪

目前安清坑底妄图跳坑中

✩加州清光世界第一可爱✩

这样一比

加州清光至少比永近英良好不是

我都在厨什么单人😭😭😭

关于极化安清这对CP和极化清光的一点小想法

关于极化安清就是极化安X极化清,以下是带有明显CP脑的发言,关于极化清的个人感想会发到最后:

就CP相性而言,对于在本丸乖巧出阵就立马变得暴戾的大和守安定这边默认是切黑的性格,那么对于极化加州清光对主人的极度依赖和趋于病态的爱,极化安定应该会觉察出其中的不对劲并且尽力避免清光和审神者的接触吧(因为在池田屋的时候安定会警告清光不要太得意忘形所以感觉安定的心思应该会比清光细腻不少www)虽然不管怎么说极化过后这两个人的关系必定会有隔阂,因为两个人似乎都踏上了同一条并不是怎么光明的路(明明一开始是互补的同伴来着),正因为太过清楚对方的心思所以才会觉得不爽大打出手,之前的话只能算是小打小闹呢,有些事情正因为不能理解两个人才不会太过纠结于一个点上,如果长时间把他俩放在一起的话说不定真的会搞出什么大事情(一气之下把屋顶掀了什么的(x)喧嘩仲間的设定大概放在他们中间其实也是很OK的。舍弃了过往但之前的记忆还会留存,两个人应该依旧会一路扶持着走到最后吧,虽然就极清那个大大咧咧亢奋的语气感觉极安定会比较累www一直以来都是清光看起来很稳重照顾着本丸所有人,这下子算是颠倒过来需要人好好照(jiao)顾(xun)一番。极清就语音的内容以及massu明显的声调和语气的变化显得他会比较受情绪影响而且会做出一些比较过分的事,抛开极清对审神者有爱情因素来讲,极清对于审神者最多很可能是一种过度依赖来填补自己心中的空白,极安定应该就这点会觉得比较烦躁吧,也可以理解为会嫉妒(毕竟是清光和堀川一起组队唱歌都会嫉妒的大和守不安定(划掉)),不管极安定是因为同样依赖着审神者还是喜欢加州清光(喜欢!对!就是喜欢!!),极安定对于极清光对审神者深切的爱意而言都是一种非一般抑制因素www更何况,安定比清光先极化,相信极安定会把极清光吃得死死的www

当然我还是觉得初始安清最好嗑(暴哭)




然后接下来就是作为一名加州清光(亲妈)厨的发言:

最近说了很多,这几天也基本没怎么好好睡,脑子很炸,一连发了好几条明明根本没人看的东西,也幸好没人看得以我把它们悄悄删掉重新组织下语言。

一开始对于极化清光的态度是生气、不满、无奈。

我一直认为清光是属于不怎么容易会坏掉的那种类型,有一段时间会把这种情绪发泄在官方头上,加州清光不是这样的,至少我认为不是这样的。

极化清光的表现,正如隔壁群一个冲田厨太太说的,是个熊孩子,冲田先生真的不容易,这两个熊孩子到现在还没把自己活明白,舍弃了过去并不是一件坏事,有人说那是证明清光在向前看,才不是咧,他在倒退,安定也在倒退,他们倒退回了还没遇见冲田总司的模样,没了总司没了过去该做什么,他们得出的结论是一致的,那就是本丸,为了审神者,这样想会变得轻松变得不用思考,做事没有原则也没关系,因为他们的目标只有一个那就是为了“我”,为了广大在屏幕前的各位,除此之外是一片空白。他们就像一张白纸毫无章法地在书写自己作为“人”的一切,这种倒退是我不想看到的,因为我想让他成长,也许成长是一条比较艰辛的道路我也希望他能成长然后往前走,大步向前朝着没有审神者没有冲田总司的世界拥有着自己的梦想(毕竟亲妈粉啊www)现在呈现出来的一切都是短暂的,一旦再出变故这两个孩子真的很难再找到新的出路,他们把活下去的意义仅仅就压在审神者一个人身上,但我还是希望他们有自己的思考有自己的选择。

但是说回来加州清光还是加州清光,先前答应的事我不会食言,不管怎样的他都会接纳,哪怕是变成了我不想看到的样子,我会继续伴着他成长,直到他能正视一切活出自己www

刀剑乱舞:Become Human 启动

加州清光 软体不稳定 ∧


默默奶一口二段极化(做梦)


感谢看到现在的你,这篇不会删所以有想法的可以评论。

【微安清向不喜勿入】加州清光极化贺文

大概是关于清光极化的短打,欧欧西和清光归我,其他你们自己分。好久没写文已经生疏了,如果有人能看懂就好了。

☆爱生活爱清光☆

其实本来想写各种带感paro的安清文自爽一下的()…



这一次加州清光亲手送走了冲田总司。

他跪在冰冷的地面上半晌都没有出声,人开始多了起来,一个两个从不大的门口蜂拥而入,有老人有小孩更多的是和躺在病榻上的人相近年纪的武士,加州清光被迫站了起来,狭小的房间内部容不下这么多人,有人在高声呼喊着什么有人在小声地啜泣,全都是与“冲田总司”之名相关的人物,聚集于此为他哀悼为他惋惜,搅浑了原本冷寂的空气。加州清光有点手足无措,这是他第一次见到这么混乱不堪的场面,他被推挤着差点撞到总司的遗体,努力站稳脚跟后,望着如山的人群,他深吸了一口气然后趁乱逃走了。

也许是心中做足了准备也许是新选组最后的末路太过平淡无奇,加州清光甚至感到了一丝罪恶的解放感,他走在庭院里怔怔地望着还未盛开的樱花树,干涸的眼眶里挤不出一滴泪水。这是一段不属于他的历史,是一段他作为刀剑时所无法见证的历史。三天前加州清光自己提出去修行时满载的期待和恐惧到此时此刻瞬间化为乌有,就像做梦一样,红色的眼眸里没有半点光彩,看啊自己果然还是个冰冷的器物,他如此评价道。加州清光不会像大和守安定那样受情感影响,他忽的想起来大和守安定第一次化为人形见到他的那晚抱着他哭了好久,说什么“没能好好守护好总司”“对不起”“怪我太大意了”“对不起”“对不起”……即使道歉了也没有任何用吧,加州清光木讷地望着冲田总司这几天一直留意的说好起来要去看樱花的地方,也许是、稍微有点失落吧。

第二天,加州清光踏上了回本丸的路。他昨天连夜把最后的手纸送了出去,心中还是没有着落,这就是修行了吗,他有点怀疑,如果是大和守安定的话——没有如果,他不会理解的,他们从来不能互相理解。


加州先生回来了哦,五虎退胆怯地缩在门后向大和守安定传话。

大和守安定放下手中的手纸,慢条斯理地整理一番自己的羽织后才走出去。

“啊、安定你可来了,清光变得帅气了不少!”和泉守拍了拍他的肩膀示意他过去。

在簇拥的人群中大和守安定见到了还有些不适应新装备的加州清光。

欢迎回来。

加州清光开始动摇,他看见了那身羽织,恍如隔世。

莫名地、有东西从眼眶里流了出来。

为什么哭了?

怎么哭了?

谁知道啊。

我怎么知道。

加州清光就像大和守安定刚来本丸那一晚一样抱着对方哭了好久。

辛苦你了。

大和守安定凑在他耳边说。


极化终了。


——

附带一张我小伙伴吐槽的

但我还是要买鸽子()






真的

感谢花丸

花丸安清真好嗑

【山姥切国广/加州清光】此夜非本丸

*以我和我小伙伴的本丸为背景写的自家清光和被被的故事,我并不是个审神者我知道(。)
*非CP向
*纯属是写给我小伙伴和我自己的,自我满足,所以人物OOC、故事性什么的请自动忽视
*好久不写文,感觉自己要废了,啊以及一百粉感谢,谢谢各位不嫌弃我
*爱你@-烧刀-🍶 


山姥切国广找到他的时候他正带着一众短刀在院内玩耍,早早切换成冬景的本丸布满了积雪,短刀们就着柔软的地面在院内肆无忌惮地打闹,在长廊尽头却站着一个看似格格不入的红色身影。那是隔壁本丸的初始刀,加州清光。

隔壁本丸是一个早已被废弃的本丸。然而废弃本丸中身为初始刀兼近侍刀的加州清光和一众在审神者离开之前锻造的刀剑们却没有因为审神者灵力的消失而被销毁,他们依旧生存于本丸内,保持着人类的身体样貌,却脱离了时之政府和原先审神者的管辖,现如今这个永远停留在一成不变的春景的小型本丸由其初始刀加州清光一手管理担任着审神者的责任,只是他们再也不出阵再也不需要打打杀杀,过着山姥切国广看来过于悠闲无趣的生活。若是让身为刀剑的山姥切国广放弃战斗,他兴许会觉得还不如自行毁灭来得痛快,毕竟刀剑嗜血,立于战场之上才是被铸造的刀剑所应有的归宿,想来加州清光也是曾是一把实战刀,虽不趁手但也锋利,被丢弃后却还悠哉地活到现在,山姥切国广总是无法理解同为初始刀的加州清光的所作所为。若不是因为自家审神者与隔壁本丸原先的审神者是好友,现在隔壁本丸已被废弃,加州清光却还在,本来相交甚密的两个本丸,加州清光也就毫不避嫌地偶尔带着他手下的短刀们过来玩耍,今天是主上去现世回来的日子,本丸的大家都在商量着如何庆祝,自然也拉上隔壁本丸的众刀一起,刀多热闹,提出这个提案的鹤丸国永笑嘻嘻地给面露难色的山姥切国广递上了给隔壁本丸的邀请函。

“我还以为你不会来的。”山姥切国广下意识地撇开视线望向院内一番闹哄哄的景象,他不善于与加州清光交谈,至少这位加州清光让他无所适从,红色的眼睛里无时不刻都透着一股狡黠和一种难以言明的深邃。原先那位审神者还在的时候,加州清光好像并非如此。

“好不容易受到邀请,怎么会不来?栗口田的短刀们都玩得很开心。说起来是要办庆典吧,我们也可以帮忙的哦。”特地换上内番服的加州清光一改刚刚站在长廊上那副落寞的模样,抓着山姥切国广轻车熟路地跑去了厨房,两位烛台切光忠早已各就各位,抱着丰富的食材着手准备晚宴,虽说等级上有差异,但做菜的手艺仍旧精良,毕竟都是烛台切嘛。

“加州啊,”
“队长,”

加州清光眯起眼睛笑,山姥切国广却显得格外紧张。

“这里好像并没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呢。”来自隔壁本丸的烛台切光忠细致地清洗着手中的搅拌器,在加州清光表明来意后思忖了一会儿回答道。

“哦对了,这里有新作的棉花糖甜点,”在加州清光准备带着山姥切国广转身离开时等级略高的烛台切光忠开口叫住了他们,“——如果可以的话请队长尝尝好吗?”长久的沉默后,山姥切国广用余光瞥见了烛台切光忠眼底的笑意。

在离开厨房后,加州清光的手上多了一盘甜点而山姥切国广嘴里也塞满了新作的棉花糖。

“好甜,如果吃太多了,会感到特别腻啊。”加州清光尝了一个评价道。

“啊!清光!”突如其来的叫喊差点让还在咀嚼的加州清光一口噎住,定睛一看果然是大和守安定,梳着个大马尾的他身后却还站着一个,散着乱糟糟的头发还披着羽织,一眼便能看出那也是大和守安定,却又有着那么些许不同,这让加州清光感到一阵凉意。

“你看!这是极化过后的我哦!变得超帅是不是?”大和守安定丝毫没有在意到加州清光微妙的不适,一根筋地继续说道,“关键是能力大不相同,他的打击力度真的超高啊!所以清光能把我送去极化吗?你明明也送了好多短刀去极化了啊~!”

山姥切国广能清晰感受到加州清光身边周围空气的变化,他皱了皱眉,看着站在一旁怔愣着的极化大和守安定,突然想起主上在他回来后说的那句,“看来极化并不是一个百分百正确的选择”。

“不行,”加州清光从齿缝里扣出两个字,他有些恼怒,山姥切国广拍了拍他的肩膀示意。

“诶~为什么~?清光?”大和守安定故意拖着长调问道,湛蓝色大眼睛一眨一眨地看着他。

“那~样~一点都不可爱~”加州清光反唇相讥,而后很快就和大和守安定打闹在一块。



把甜点分给短刀们后,天色差不多已经暗了下来。加州清光和山姥切国广挨个通知众刀,把大家聚集在大厅,审神者还在楼上处理近半个月来堆积下来的杂务,加州清光示意山姥切国广去请她下来,自己则自顾自地说是出门透气。

冬日的夜晚渗透着刺骨的寒意,一滩血水似的眸子里倒映出的是一轮圆月。
我有被好好爱着吗?
那是加州清光常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自从审神者离开本丸再也不复返后,他就再也没有把这句话说起过。他自是知晓自己和本丸的大家都被抛弃的现实,却仍旧坚信着选择自己的审神者还心里念着他们,要不然怎么会到现在这个本丸还未消失?如今支撑着整个本丸的他究竟做的正确与否却无从得知。
“加州清光,”一路寻来的山姥切国广略有些别扭地递了件羽织给他,他低下头试图把自己的表情埋在薄薄地被单里,“唔、小心着凉。”
接过羽织,加州清光的眼里满是笑意。
远处有人在唤他的名字。
至少现在的他还被爱着,他想。

-
第二天,可怜的少了羽织的大和守安定先生得了重感冒。

好,非常爱你了👏🏻👏🏻👏🏻

-烧刀-🍶:

我的设定集到了hhh
给你拍了清光的两页
接下来就是碟了,想着我要不要入个bd机
独眼龙和星刀语想入bd,有点不是很想要dvd
我们要进行友好长久的互相白嫖行为@天使十七岁💫 

现在对清光的态度和对永近的态度其实已经差不多了……算是已经变成清光唯粉了,他那么好,那么可爱……只想让他一直幸福下去_(:зゝ∠)_

跟我小伙伴炸了半天

我永远喜欢永近英良(;´༎ຶД༎ຶ`)

他怎么能那么好……那么好……

【安清】暴揍大和守安定.gif

*短片,众所周知的极化,抱歉从我看见安定立绘时我脑海里就只有这一个场景
*请清光带着婶婶的份好好揍他,谢谢



一开始只是震惊。

加州清光看着被各式短刀打刀和大太簇拥着从审神者房内走出来的那个人,不由地握紧了拳头。他依旧穿着不厚不薄的羽织,或许不能说是穿着,披着羽织更为确切,绑着发带,散着一头乱糟糟的头发,没有先前送他的发夹也没了那条白色围巾,这幅样子最让加州清光清醒不过,仿佛被打了一闷棍大脑一片空白,他呆呆地望着对方学着前主人的样子慢慢地走近。

“你——”

深吸一口气,趁着大和守安定还没做出反应,加州清光有些难堪地奔过去,一下子拎起对方的领口冲着大和守安定那张欠扁的脸就是一拳,没有任何停顿不舍,胸口还在隐隐作痛,宛若被人扼住咽喉一句话也发不出,他盯着大和守安定那双原本湛蓝清澈的眼睛,眼眶开始发酸,溢出的泪水模糊了视线,加州清光觉得自己就像受了莫大的委屈,明明去修行的不是他,变成那副孱弱多病的模样的也不是他,但是他就是无法放手,尽管因为用力过度,左手已经开始脱力,上拳的右手也传来阵阵钝痛。很难受,这是他作为初始刀变成人类过后第一次感到呼吸是如此的艰难。

“清光……”

大和守安定下意识地撇开视线,没了刚修行回来的那份从容,呆看着余光扫到的自己身着的那抹浅葱色。

“你到底在干些什么啊——”

“大和守安定你到底凭什么穿着羽织?!”

凭什么他穿着羽织、凭什么他学着一副冲田总司的样子、凭什么他现在闭口不谈总司还处处活得跟总司一样?

大和守安定你脑子是被驴踢了吧?

加州清光加重了力度,原本细心呵护的双手上青筋突起,绞着大和守安定的衣服也绞着他自己的心。眼泪就像断了线的珠子一样往下掉,他随手抹了一把就继续跟大和守安定瞪着眼睛,之前围了一圈叽叽喳喳的短刀们也知趣地一言不发,唯有呵斥大和守安定这件事本丸里只有加州清光能做,虽然任谁都知道,大和守安定的修行,修了身却失了神。

原本以为大和守安定好好回来就能回归屯所那个积极向上三天两头跟他争誉的毛头小子,现如今加州清光发现自己错的离谱,一切都变了,从他断在池田屋的那一刻起,从他失去保护冲田总司生命资格的那一刻起,历史就朝着无可挽回的方向发展直至植根于那个人迟钝而又愚笨的大脑中。

加州清光再也无法忍受再跟大和守安定呆在一起,他近乎哭喊着想要把对方早已丢失的灵魂抓回来,世界却仍然凝固在沉默里,大和守安定不说话,傻子似的歪着头不去看加州清光的脸,眼神里尽是冷漠和疏离,他的眼里没有审神者、没有加州清光、更没有冲田总司,他只是一具空壳,即使是邯郸学步也要拙劣地模仿着,一言一行满载着他对于过去的执念。

“再见吧,大和守安定,你已经不是大和守安定了。”

这是一直隐忍着期待着的加州清光送给他的最后一句话。

一个娇小的木盒从匆匆离去的加州清光的口袋里掉了出来,里面装着刚刚断掉的樱花发卡。

【2017耀诞】无名

*自己脑海中他们十一的模样,如果觉得OOC人物还请见谅,没尝试过写耀诞的文,这里是第一次写耀诞,谢小伙伴邀请联文,文笔和感情表达都很拙劣,随心而走,全文两千+的小短篇 @-烧刀-🍶 大概有夹带私货_(:з」∠)_


直到看见电视媒体大肆宣传国庆期间堵车的报道时,王耀这才意识到恍惚间又过了一年。

他单手把西服上系得勒脖子的领带解下,而后丢在一边,屋内很暗,也很狭小却不散乱,这是他拜托政府交给他的居所,在北京的一处不惹人注意的四合院内,过着普通人都应该过着的生活,比起那些金碧辉煌的建筑和犹如在虚幻中度过的日子他总是更乐于回归平淡和孤独,毕竟再也没人能与他一起聊那些陈年往事,大家都在笔直地往前走,推测着无限未来的可能,从不回首。

细细一想距他重生也有六十八年的光阴,用稍微迷信点的说法也是个吉利数字,王耀猛然想起今早例会上阿尔弗雷德特地献殷勤放自己早退的样子,怕也是因为这个原因。摸索着打开电灯,房间瞬间变得明亮起来,从沙发上爬起来活动一下筋骨,想着今天必然会有人来造访便去厨房柜子里拿出了上好的西湖龙井,包装已经被撕开,那是上个月有人送他的,王耀印象中喝过几次也不知有没有剩下,揭开盖子茶罐里不出意料地只留下些许残渣,大抵是给先前来访的客人们了,嘴里涩涩的泛起一阵苦味,想着家中也没有其他茶有剩,趁太阳还没西下,王耀决定前去购茶。

说是去购茶也仅仅是去周边的茶店买些普通的龙井铁观音而已,虽说按理不能太过亏待客人,但既然进家拜访也不能像在工作中喝得那般高贵精致,再说有些人也不见得多懂得东方品茶的这些门道,王耀一路慢悠悠地逛过去,路上还偶然遇见了住隔壁的房东太太,笑着打了个照面也没多寒暄几句便分道扬镳,进了近几年最常去的那家茶店,一股子烘炒过的茶叶味儿扑鼻而来。

王耀迅速地让店主包了几份常卖的茶叶,跟着店主大叔略微侃了几句大山,而后付完钱拎了个大塑料袋就大摇大摆地走了,走到离家不远处,就一眼看见了站在自家门口吹冷风的那三个人。

眼尖的王晓梅是第一个发现王耀的,她穿着不符时节的粉红超短裙,不顾形象地一溜小跑扑进了王耀的怀里,蹭得王耀一愣一愣的,王嘉龙见状懂事地接过王耀手中拎着的茶叶包,杵在一边的王濠镜只是笑。

“原来先生是去买茶叶了,怪不得我们敲门也没人应。”作为此前家中唯一一名少女,王晓梅自是摆出一副娇嗔的模样,王耀素来都是惯着她的也不好多说什么,只是苦笑着把门打开请着各位小祖宗们进去。想来每年此时都会齐聚于此,看着家中有些落魄的样子如今却多了几分生气。

王嘉龙放下东西便径直走向了厨房,冰箱里果然还存着不少东西,那是王耀自己舍不得吃又怕家中来客特地留的,虽说鲜少有人知道身为一国之化身的他住在这不起眼的四合院里,但王耀偶尔也会在此招待一些好友。王嘉龙把自己与其他两位先前去超市采购的肉制品拿了出来,掏出手机看了眼时间,然后撸起袖子洗净双手就准备大干一场。王耀沏好茶陪着一副笑脸给王晓梅和王濠镜端上,任谁都能看出王晓梅还在使小性子怄气,她撅起涂着亮色唇彩的嘴巴,王耀心想着去帮王嘉龙的忙,然而这坐在跟前两位从别地远道而来更不是什么好惹的货色。

“哎,这不想着你们要来家里又没存货了,特地去买给你们的,也没成想你们这么快就到了,”王耀摆出一副难堪的神色,“真的很对不起啦,让你们就在那儿站着。”

做大哥的已经道歉了,王晓梅也不是不知道其中的道理,她轻哼了两声没有说话,兀自端起冒着热气的茶小心翼翼地啜饮了一口,这才缓缓开口道,“我知道了,先生要去帮嘉龙就去帮吧。”王耀笑嘻嘻地给王晓梅递上果盘后就转身进了厨房。

王嘉龙瞥见了王耀还穿在身上的工作用的白衬衫,顺势往右挪了几步给自家兄长腾出了一个空位。

“嘉龙的厨艺真是越发精湛了。”王耀看着那原本年幼的在他屁股后面追着跑的男孩如今早已长成正背对着他熟练地择菜不由称赞道,实际上王耀一直很放心王嘉龙,在他作为国家或以个人名义收那些弟弟妹妹中唯有王嘉龙显得十分沉着冷静让人格外省心,王晓梅打小一直被自己惯到大女孩子有些娇气也无可厚非,王濠镜则总是摆出一副笑面阎王的样子谁也不清楚他心里打着什么算盘,临近的任勇洙已然是变了个模样成天叽叽喳喳地生怕闹不出什么大事儿,还有——还有……68年了吗……思绪逐渐飘远,王耀定定地望着源源不断的水从自来水管不停留下,直至把手中正在洗着的陶瓷碗灌满,溢出。

“先——”还未等王嘉龙提醒王耀的走神,门外一阵剧烈的敲门声就把王耀给拉了回来。

论那种粗暴的敲门方式和不用走近就能听见的吵闹声,不用脑子想也知道是那群整天闲着蛋疼开例会还老嫌弃他这把老胳膊老腿的混蛋,王耀出了厨房就看见了王晓梅和王濠镜把那四个人迎了进来,阿尔弗雷德瞅见了王耀立马拉响了手里抱了一路的小型礼花,砰地一声,五彩纷呈的碎片就哗哗地全掉地下了,“Happy Birthday!Wang~!”其他几人就跟约好了似地也跟着阿尔弗雷德后面用各自的母语给王耀祝贺,可把刚还在烦恼怎么把这群搞事的人分分钟请回去的东方人唬住了,英国人涨红着脸不知在小声嘟哝着什么,法国人举着大号的生日蛋糕嘴里还煞有介事地叼着根玫瑰,俄罗斯人则抱着钢管笑得格外灿烂。

“怎么样~这可是哥哥我想出来地妙计~来快把这蛋糕拿去一起分来吃吧~”

王耀顿时觉得今夜的弗朗西斯显得尤为有魅力,他接下蛋糕,给四位远道而来的熟客道了声谢,也请他们入了座,虽然在听见阿尔弗雷德在他呈上自己与嘉龙联手做的一桌子菜时欠揍地表示想吃汉堡后,王耀还是克制住了自己想要把他扔出去的冲动,好生气哦,可还是要保持微笑。

第六十八年,仍与其他六十七个年头一样,过得热闹无比。

起先只有王嘉龙王濠镜王晓梅三人前来,他们请了假来到那时王耀住的破屋为他道贺,祝他新生,渐渐地来的人越来越多,给他送礼为他道贺的人也随着时间的推移多了起来,直到现在,原本就窄小的屋子里更是显得拥挤不堪,一个人呆着还有些凉意的地方也变得温暖起来。王耀甚至偶尔会觉得自己的心脏跳了那么一两下。

鎏金色的眸子倒映出天空中近乎整圆的月亮,送走客人收拾完残局后王耀突发兴致想赏一下月来,虽还未到十五但也足够美丽了。

嗡——揣在口袋里的手机稍稍震动了一下,王耀疑惑地把它拿出来,解锁。

那是一条匿名消息,

生日快乐,兄长。


——


往下联文请戳 @-烧刀-🍶 主页,虽然拖稿到现在,但我还是爱她的(*/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