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使十七岁💫

绫主推/CP杂乱

人怂话多
欢迎前来勾搭

【安清/堀兼】关于加州清光胖次失窃案

*OOC

*算是逆转裁判pa+校园pa,刚看完逆转5的实况实在是憋不住就写了出来,BUG大概有

*安清/附带堀兼


0

20XX年X月X日 下午五时 

宿舍内部

审判开始

“那么开庭陈述什么的就无需多言,这起事件毕竟大家心里都有数。”三日月坐在刚从隔壁宿舍搬来的板凳上优雅地喝着茶,他如危险的大型猫科动物般眯起眼,依稀能感受到在空气中流动着的互不相让的杀气。

“是的!强大而又帅气的辩护方准备完毕!”和泉守兼定笑着给坐在对床的堀川国广比了个OK的手势,“我一定会将国广的清白证明给你们看!”

“这边随时都OK的哦~”狭长的红色眸子就那样直勾勾地盯着对方,微微上扬的嘴唇则代表着加州清光做为一代检察官的自信。

“好,就加州清光胖次失窃一案开——”

话音还未落,一个熟悉的蓝色身影推开了宿舍大门,气喘吁吁地把手中的书包扔到了床上,他吃惊地看着众人,瞳孔瞬间缩小,用一种近乎可以穿透耳膜的声音喊道,

“所以你们到底在干什么啦——????!”

1

加州的内裤丢了,怀疑是堀川干的。

三日月吮了口清茶,淡淡地说道。

就这样?

就这样。

安定你来当我的证人吧!我知道你肯定会看到什么的!

面对着加州清光挤眉弄眼的暗示,大和守安定确认了这群人肯定脑子不正常。

2

“现在开庭。”

由于没有木槌的缘故,三日月只能干巴巴地看着别人,

“咳、现在由被告人堀川国广作出证言。”

堀川国广正襟危坐,平日里一直笑嘻嘻地跟在兼桑后面的他在此等恶性事件面前也严肃以待。

 

~堀川国广的证言 我真的什么都没有做~

“我真的没有偷清光桑的胖次啦,”堀川有点无奈,他眨巴眨巴自己的大眼睛显得更为可怜,“我和兼桑才是一条心的,要偷也只会偷兼桑的胖次啊!”

 

“咳、被告人请不要说这种令人误解的话。”

迟钝如三日月都能看到和泉守兼定那泛着不自然潮红的脸颊。

“具体把犯案时间左右你在做的事说一下就好了。”

 

“好,”堀川国广继续说,“下午两点到下午四点的时间段内我就在宿舍,期间三点左右还把阳台上的衣服收了下来——”

“看来就是你啊,堀川国广君,”加州清光面露不悦,“我的内裤当时也在阳台晾着,肯定是你把它藏到哪里去了!”

“不要把你无端的猜测妄加到国广身上,据我所知国广是不会做这种事情的。”和泉守兼定缓过神来,有些强硬地把加州清光的话打断。

“嗯嗯,检察官兼原告控制好你的情绪,请被告人继续。”

 

“可是我当时确实没有看到原告加州清光的内裤。”堀川国广说。

“怎么可能?!我明明晾到阳台上去的!”加州清光反驳道。

“我以兼桑、和泉守兼定助手的身份发誓!当时肯定没有一条骚粉色的内裤在阳台上晾着,不然我肯定看得到。”堀川摆出标志性发誓的手势,和泉守兼定笑而不语,这家伙下了毒誓,这样子没人不信了吧。

加州清光的脸色由红到青,看堀川的样子只能接受对方的证言。

“那、那我的内裤——下午三点还——”

 

“说起下午三点见到的怪事的话,我可知道哦!”从隔壁赶过来凑热闹的鹤丸国永发话了,秉持着保持猎奇心理的他总是不合时宜地冒出来。

“那么请鹤丸也提供一下证词吧。”三日月的语气里透着些许的宠溺。

 

~鹤丸国永的证言 下午三时的怪事~

“下午三点的时候,我正好路过宿舍楼下,说起来可是我把吓到了呢,从天上飘下来一个粉红色的东西~!”鹤丸国永尽量夸张地睁大眼睛以表现当时自己的惊讶。

 

“看样子那个就有可能是清光桑的内裤呢。”堀川国广凑到和泉守兼定的耳边窃窃私语。

 

“然后走在我前面的大和守君就很紧张地把那东西捡起来塞进了自己的包里!”

 

““诶?!!!!!!””

“安定——?怎么可能?”

“安定桑???”

“哼哼,看来果然不是我家国广嘛~”

 

“咳!肃静!肃静!”

三日月宗近拍了一下身后的桌子,顺便瞥了一眼沉默不语的大和守安定。

 

“我也很吃惊哦!当时还跑过去问大和守那是什么东西,他都不告诉我!”

 

“看来事情的真相已经浮出水面了呢,大和守君。”三日月宗近依旧笑着,眉眼已然弯成了月亮的形状,“那么,请大和守君也上来做一下证言吧。”

 

在加州清光“和善”的注目下,大和守安定感到了前所未有的危机。

他抿着嘴,最终走到了众人面前,像一个不服输的孩子似的,即使双颊羞得通红。

3

是我把加州清光的内裤拿走了,当时只是看到它正巧从楼上飘下来罢了,然后……一时鬼迷心窍【语气突然变弱】……就塞进了包里。

4

加州清光还沉浸在真凶是安定的震惊之中,恍惚间对上了安定的眼睛,好不容易回过神,想了良久硬生生从嘴里憋出几个字来,“为什么……”

5

当然是因为安定桑喜欢你啦!

堀川拿过不知从哪儿来的黑框眼镜,一本正经地看着二人推理道。

这证据嘛,就是安定桑和加州桑的内裤一起藏在包里的告白信啦~当然安定桑是想借还东西为理由把告白信一并塞给清光桑的吧!

 

真不愧是国广,看样子完全就推理中了呢!

和泉守兼定看向大和守安定愈发不自然的神态,狠狠地拍了拍堀川的背。

 

也多亏了兼桑!

6

果然不出所料从大和守安定的背包中搜出了属于加州清光的内裤和一封由粉红色信封包好的信件。

正在众人都为案件的真相唏嘘不已时,大和守安定倏然拉住了加州清光的左手,他深吸了一口气,狠下心说道,“加州清光,我喜欢你。”


—END—


因奈不足(……)

占TAG注意【

实在不会文章内部添加图片补一个

奶味儿太太的功绩2333两人讨论的内容

文章走

【安清】完结篇·大和守安定的秘密

*依旧是应援团团长x偶像pa,试着重改了结尾和加上了新内容

全文四千字左右,谢谢各位的观看,不能保证接下来的故事你们也会喜欢,但也希望你们能喜欢www

*接下来大部分是清光视角【



那是大和守安定——?!

起初是震惊和疑惑,加州清光从台上瞥向那个小角落时一眼就看见了那个把自己捂得严严实实动作却浮夸得不行并在网上疯传轰动一时的应援团团长。虽然距离有些远并且因为灯光的问题看得不太真切,但幼驯染毕竟是幼驯染,从小就一起长大现如今还身为对方恋人的加州清光自然是不会看错人的,更何况那官方发售的鸭舌帽根本盖不住对方那坨乱糟糟的大马尾。果然今天也就随便梳了个头就出门了吗,转身,跳跃,唱着那些暧昧不明的歌词,加州清光有那么一瞬间失了神,看着远处被灯光笼罩的观众席,第一次产生了自己与那个人相隔甚远的错觉。虽说按照原定计划,刀剑乱舞这一组合的知名度越网上提高,那么自己在自家恋人面前暴露的可能性也就越高,加州清光却怎么也没想到大和守安定会用这种方式来接近他,他曾想象过很多次对方对自己大发雷霆或者直接一言不发再也不见的情形,自己骗了他那么久,那个人就丝毫没有生气过吗。

演出结束过后,加州清光妆也不卸演出服也不脱就直接裹了件外套戴个墨镜就跑了,随手发条短信给同期演出的三日月前辈说是自己有急事就先回,然后招来辆出租就往他和安定同居的小屋方向赶。算是给对方的一点小惊喜吧,毕竟加州清光觉得对方也应该知道自己在看他会早早回来的。带着些许激动的心情,一路来到家门口,深呼吸后就旋开了那扇封闭的大门。

 

大和守安定就那么一瞬间感觉自己被活脱脱害惨了,本来说要去入周边消磨时间没想到官方并没有推出新款,提前回来换衣服的自己却被加州清光逮了个正着,身上还穿着印有自家恋人的花里胡哨的T恤,痛包也还抱在手里,在加州清光开灯的那一刻,大和守安定心如死灰,这样算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吧。

“对不起。”这是大和守安定在事情败露后说出的第一句话,并且还给对方来了一个正统的土下座。什么叫男子汉大丈夫能屈能伸,在此等问题面前快速认错才是最为奏效的一种方法,身为最了解加州清光并且常年混迹在充斥大量女性的饭圈的大和守安定立马展现出一副自己诚心悔改的样子,还在心中默念了一百遍我不是变态。

加州清光的样子很奇怪,在长时间的静默之后大和守安定并没有等到对方的怪叫和拳脚相加,他稍稍往后撇去能清晰地看见自己恋人的脸上泛上的不自然的红晕,原来是太羞耻了还没反应过来吗,趁着对方姿势僵硬,大和守安定把握机会抱了上去,顺便还摸了把对方还未来得及梳理的头发。

果然还是摸真人更加可爱~☆

——

大概是两年后,

“好的,那么接下来就是各位free talk的时间,当然这里也会加紧搜集观众的提问进行现场问答哦。”底下的staff们迅速出动把事先准备好的便携式座椅摆到台上,在稍许的修整过后,刀剑乱舞的成员们再次回到了舞台的中央。这个刚成立三周年的组合在业内获得了极大的成就,并且组合的人气也在不断上升中,此次live过后的不是encore而是取而代之的free talk部分既是为了回馈一如既往声援他们的粉丝也是为了让媒体更多的曝光他们吸引新的观众。

“哇,真是高涨的热情呢,哈哈。”身为主持人担当的三日月宗近看着从staff手中递来的一堆粉红卡片,嘴角不由地牵出了奇怪的笑容,他望向还在犯天然呆的加州清光更是意味深长地点了点头。

后知后觉的加州清光明显被吓了一跳,就着本能的反应一个激灵站了起来,用带着撒娇意味的软糯语气说道,“呜哇,拜托三日月桑不要用那么可怕的眼神盯这我啦~”

“毕竟你可是人气歌手呢,哈哈哈,里面有很多关于你的问题哦。”

三日月晃了晃手中的卡片,示意清光做好一定的准备,然后才慢吞吞地开始读卡片上的问题,由卡片上指定的成员来回答,当然也有指定全员都要回答的问题,大家可以随意插话,成员内部也可以提出问题来各自解答,是一个看似相当开放宽松的环节,当然三日月手中的卡片都是由工作人员精心挑选过后才送到主持人手里的,一些刁钻奇怪的问题自然是不会出现。

“好的,第一问,是指定全员回答的呢,请问刀剑乱舞的各位是为了什么才会成为偶像的呢?”就这样提问有条不紊的进行着,大家顺着这个问题开始谈论起梦想和现实以及对未来的憧憬,然而有些事并非是想做才去做,组合内部不满idol这个职业的人大有人在,也有人一开始便不是冲着歌手而来,只是生活所迫,身为其中一员的加州清光自然也是如此,他能看见如今每个人身上被他人所寄予的希望,他们现在的一切都要归功于在场的所有人,当然还有——

随意地往观众席上看去又见到了那个熟悉的身影,加州清光猛然意识到今天是刀乱成立三周年那么身为应援团团长的那个人肯定也不会缺席这场盛宴,虽然对方拿着应援棒还在很认真地看着舞台确实很令人害羞但这也不能阻挡加州清光忽视自己跳得飞快的心脏强装镇定地坐在专属于他的位子上继续回答问题。

明明之前就有告诉他不要再穿成那样出门的——

理智,理智,加州清光有些勉强地维持着自己在台上的一举一动,他暗自决定待活动结束后一定要把那个叫大和守安定的家伙揍翻在地上。

“那么接下来~是指定kiyo桑回答问题的呢~!”不知何时主持换成了活泼可爱的今剑,他把卡片高高举起,笑得不怀好意的样子与刚才的三日月宗近有的一拼。

“那么~请~问~Kiyo桑到底有没有心上人呢?”

问题一出底下一片哗然,紧接着又是寂静,所有人都正襟危坐地看往加州清光的方向,这可把以往遇到类似问题都统统回避的加州清光逼上了绝路,更可怕的是今天那个人也在,身为大和守安定的恋人不好好回答这一问题的话大概是要被直接首落的吧。原来刚刚三日月前辈是这个意思呀,加州清光有些懊恼当时没有理解前辈的深意,现在就连在后台筹备事宜的经纪人都在台下做着加油的手势,想也别想肯定是故意的。

“说没有——”话音还未落就能看见台下观众或兴奋或期待的表情,清光并没有继续打晃子他直勾勾地盯着那个人所在的区域,忐忑不安地说下去,“是不可能的吧,心上人是有的,恋人也是有的,真的很对不起一直喜欢我声援我的各位呢,一直没说出来。”做出抱歉的手势,有些俏皮地打了一个wink,因为离得太远他无法看清那个人的表情,是震惊吗?还是欣慰?只有一阵小声的来自台下近处的女孩子们的叹息声。

“诶诶~我们都没听说过这件事~!”

“kiyo这次可真的把我吓到了呢。”

“哈哈哈,甚好。”

 

“是怎样的类型呢?”紧接着抛出的询问在加州清光的意料之外,他有些不好意思地摸了摸自己的辫子,双颊绯红。

“是……”加州清光感觉打在脸上的灯光越来越热,大脑空白,大和守安定那副欠揍的模样突然从脑海里一闪而过,“长、长得很可爱,有时候挺会照顾人的,会做家务会给我做便当……但是很冒失,有心里事也不说——总之是个很讨人厌的家伙吧!”

“哇这可真是~”众人的喧闹声越来越大,加州清光的傲娇属性可谓是展露无疑,身为长辈的几位更是聚在一起小声笑了起来,一时间会场里充斥着欢快的气氛。

经过这一段小插曲过后,刀剑乱舞三周年的活动圆满结束,加州清光卸妆完毕后不出意料地在门口遇见了还在等他的大和守安定,红色的眸子倒映出的是满天繁星以及对方埋进围巾略有些不自在的表情,果然害羞了,加州清光心情大好,他拉起恋人的手向外走去。看样子属于他们的夜晚还很长。


后记:

终于写完了,之前第一篇是完全没想到会有那么多热度,真的是太吃惊了,就想着能不能补上点内容就好了,于是就把这个故事补上了一点,虽然还有挺多内容可以加的,但还是算了,毕竟我不是很适合写那种文风呢,在此要着重感谢一个人,那就是奶味儿太太www下篇的梗是她提供给我的我才能顺利写完,当然那个互动环节我是实在想不出了,两个人还讨论了好久2333

毕竟说好了要把她的功绩裱起来的XDDD @-奶味儿- 





哇日富美TUT

我不管了先让我吹一下我老婆有多好多可爱

突然兴奋【

【安清】大和守安定的秘密

大致设定如下:

*应援团团长X偶像pa

*安清

 

一点点小心意:


大和守安定与知名偶像团体刀剑乱舞旗下的热门歌手之一的加州清光正在热恋中。

 

这当然是个秘密。也必须是个秘密。

 

大和守安定与加州清光的关系是可以追溯到他们父母辈的渊源,是通俗讲来的亲戚关系也是最老掉牙的彼此的青梅竹马。那句话怎么说来着,青梅竹马不如天降,而幸运的是似乎并不是所有钻石王老五都会突如其来地开着辆玛莎拉蒂横插在女主与青梅竹马之间然后最终抱得女主归,更何况加州清光也不是个女的,他俩从高中毕业开始就确定了彼此的关系,耐不住性子的加州清光无意中把自己的心思全都吐了出来,四好青年大和守同学虽然情商是缺了那么一点但终究也不是个傻子,顺着他的话就接受了,由于清光脸皮薄要面子在对方答应告白后风也似的狂奔去参加毕业典礼了徒留对方绞尽脑汁地想来想去硬是在天台吹了一个多小时的冷风。

 

自打确定关系之后两人便再也没有进一步进展,由于高考分数悬殊,大和守安定选择了继续升大学,而加州清光则选择去外面打工挣钱,这样一来两人相处的时间一瞬间就缩短好几个档次,感情虽然没因此变淡,但生活方式的不同确实造成了许多矛盾。更致命的是身为同居人兼恋人的加州清光总是让大和守安定感觉藏着些什么小秘密,说是出去打工却连打工的种类和地址都含含糊糊的,只是每月定期工资会汇入银行卡数额还不小就是了。直到学业结束后有一天大和守安定赶着去参加公司面试时在一家破旧不堪的报刊亭里撞破了加州清光在偷偷当偶像的秘密,他看着杂志上涂着烈焰红唇还在打wink的加州清光心情十分复杂,当机立断地买了一本塞进自己的公文包后想了想还是把整件事情都憋在心里算了,毕竟按清光那个性子知道之后一定会羞愧至死的不是?他小心翼翼地把杂志带回家,趁清光还没回来匆匆看了一眼,大致是简单介绍了一下突然爆红网络的男子团体组合“刀剑乱舞”的各个成员和团体的创作理念,而加州清光正是这男子团体组合中的一员,称作“kiyo”,可以说是组合中人气颇高的一位歌手,扎着小辫瞪着高跟鞋的他非但没有因为过于女性化的喜好和装扮被众人诟病反而显得十分有魅力,活力十足的他受很多女性观众喜欢,最底下一行是一个用红色字体划出的群号,“任何喜欢kiyo酱的孩子们都可以来玩耍哦~☆”,头上顶着些许黑线的大和守安定毫不犹豫地打开手机按照上面的加群方式进了目前为止最大的官方认可的正式版加州清光应援群。

 

-

Yasusada可以称得上是kiyo应援群中最神秘的存在,他花了仅仅半年的时间就成功登上了刀剑乱舞kiyo应援团团长的位置还从不缺席任何一场演唱会,任何官方周边都会被他一扫而空,据知情人士反应在演唱会当天那位带着刀剑乱舞特典版口罩和应援帽、背着挂满kiyo各式官方挂件的痛包手拿四根应援棒的人就是Yasusada本人,由于捂得太过严实就连性别也无法辨认,虽然在群中他一直以男性口吻自居但根据许多群内大佬推测所谓的Yasusada有可能只是一个肯为自己偶像花钱的迷妹罢了。

 -----------------------------------------------------------------------------


TBC大概


尝试着写比较欢脱向的文风结果就是脑子当机_(:з」∠)_


要高兴点…

…怎么才能高兴来着

以及感谢我小伙伴烧刀同志提供的梗,爱她【

 


讲真,有些事情就真的让我想起Re:Creators。

推荐一下这部动画吧,大概是现如今我最喜欢的一部新番(

【狛苗】关于娃娃机

小伙伴的点文(实际上是点段子)@-烧刀-🍶 

CP:狛苗

关键词:抓娃娃机


还有我认为的

商业互吹,

对,幸运组商业互吹(




“哎,这里有娃娃机哦!”

从远处传来的声音显得并不怎么真切,但随着一连串愈来愈近的脚步声,也把他模糊不清的意识拉了回来。

-

“苗木君?”

狛枝凪斗站在他身旁,依旧是那个不远不近的距离,墨绿色的眼睛里隐约透出一丝担心,他能感觉到有什么东西在骚动着,苗木诚没有多说,拉起对方的手直直地走到充斥着粉红少女心的娃娃机面前,

“我们来试着抓娃娃吧,狛枝君。”

苗木诚扯出了一个并不算很好的微笑。

-

“它让我想起了困,”

苗木诚尝试着把第一个硬币塞入娃娃机内,摁了开启键后却没有反应,他焦急地等候着机器启动的那一刻,可是事情总是那么的不尽如意,

“啊,好像被吞了。”

十分钟后,他瞪大了那双无辜的眼睛,有些无奈地从狛枝那里接过了第二个硬币,继续开始作业,

“嗯……怎么说,我好像和以前一样不幸呢,和困一起的时候也是。”

他稍稍嘟起嘴巴,而后把第二个硬币塞了进去,摁下红色的按键后,机器内的灯光终于亮了起来。

左,左,右,再往前一些,苗木诚艰难地操作着手柄,在不停地纠结过后,他下定决心把机器手臂放了下去,满怀期待,但还是如往常一样幸运之神仍然没有眷顾他。

苗木诚略带失落地望向狛枝凪斗,拥有着棉花糖式发型的和他一样的超高校级幸运却没有再次掏出硬币给他,带着宛如孩童般纯净的笑容,他这样对苗木诚说,

“只剩最后一个了,还是我来帮你吧。”

狛枝凪斗把硬币塞进去的那一刻,整个机器就像触发了什么机关似的开始剧烈地抖动,他拉住苗木诚的胳膊示意他向后退一些,在一阵哐啷哐啷的响声之后,从那个原本不大的口子里,不同形状大小的娃娃们喷涌而出。

“呜——这可真是!”

不管多少次,苗木诚总会惊讶于狛枝的才能,和自己不同的真正的超高校级幸运,

“不愧是狛枝君啊,”不愧是超高校级的幸运呢
,苗木诚毫无保留地称赞道,紧接着声音又转而低了下去,“……完全不像我这么的不幸。”

“没有哦,”原本黯淡的眼中闪烁着微小的光芒,狛枝凪斗知道如何才能用自己的方式使那个娇小可爱的后辈振作起来,“你拥有着更为出色的才能啊!超越幸运、超越一切绝望的存在!苗木君,你的才能是没有人能够替代的哦!只有你的存在才能使未来机关能够如此高效的运作!”

“够、够了!”苗木诚涨红了脸把对方叫停,“狛枝君每次都……”

他小心翼翼地回握住对方的手,十指相扣,

“我知道了啦,好了,把这些娃娃带回去给困她们吧。”

-

这是一个发生在未来机关进一步探索绝望世界之时的小故事。


【雪悠雪】心里苦别闷着,揍自家队长一顿就好(bushi)


微带杨羽和星谷的互动

OOC

淦,依旧是短打。

本来是想写丧病的3P文然而没有发展的起来,现在应该是那雪透X星谷悠太X那雪透的无差文,原本想虐来着……

想要白学现场然而后来还是变成了正常的谈恋爱。

希望有妹纸们能丢个评论给我啦啦啦啦(❁´◡`❁)*✲゚*




他甚至连我喜欢他都不知道。

-

那雪透如往常一样准备了五人份的便当。

午休时间,在得意洋洋地发放自己的手制便当时却发现在Team凤全员集合的情况下多出了那么一个人——楪组的扬羽陆。

他好巧不巧地坐在了自己平时坐的位置上——星谷悠太的旁边——正捧着自己的便当试图去喂那位看起来因为不好意思涨红了脸慌忙挥手拒绝的青涩少年,那雪透不由地捏紧了给星谷那份便当的边缘。

“悠太,”

“悠太——”

那位原本有着实打实高冷气息的少年如今却当着众人面前恬不知耻地唤着星谷悠太的名。

真是令人莫名的火大啊。

“星谷君,这个给你。”

那雪透努力控制好自己的情绪,却还是在放下便当的那一刻手用劲太大发出并不算很大的碰撞声后导致小巧精致的蛋黄被震碎了。

一瞬间的死寂。

星谷悠太就那样楞楞地看着他,低情商的Leader能隐约感觉到事情的不对劲,

“那——”

还未等他叫出对方的名字,那雪透已经一溜烟儿地逃走了。

-

并不应该有什么不满的,那雪透想,星谷君只是又找到了一个好朋友罢了,就像自己也找到了卯川一起练习,可是为什么在看到杨羽君与星谷君在一起的瞬间胸口总是隐隐作痛呢?

大概是得病吧,那雪透总是能清楚的意识到自己现如今的状态是有问题的,他把自己深深地埋进被子里,毫不保留地攫取着空气中那股淡淡的不属于自己的味道。

-

星谷悠太自然知道那雪透在躲着他,不管有意无意,那雪透沉重的心情已经在他白皙的脸上显露无疑,只是星谷悠太还不明白,为什么。

他像对待他身边所有朋友那样对待那雪透,在他伤心之际竭尽全力去鼓舞他,在他害怕之际出现在他身边引领他,星谷悠太于那雪透而言是一束太过耀眼的光,所有人都清楚,只有星谷悠太本人还没理解。

他小心翼翼地回到自己的宿舍,意料之中撞见了仍在啜泣着的那雪透,他故意没开灯,而是蹑手蹑脚地走了进去,那雪透整个人都缩在被子里,还没有意识到自己烦恼的根源正在悄然接近。当然星谷悠太也在脑海中想通过平常那种无脑的发言去开解那雪透,关于梦想、关于朋友,在这里好像都不合适,那雪透的心思太过细腻,而让自己琢磨不透,原本以为卯川与那雪关系的加深能让那雪透自己更为开朗活泼一些,可是事实上却与之相反,那些开朗活波的背后依旧隐藏着莫大的痛苦。

是因为扬羽陆吗——不、不可能。

“なゆき,”

简简单单的三个音终于在心中反反复复的练习过后说了出来,裹在被窝里的人几乎微不可见地抖了一下。

“我并不想知道你在烦恼些什么,”星谷悠太尽可能地放缓语调,深怕再次触到那只受惊的小猫的痛楚,“我只是想让你觉得稍微好受一点,一直闷在心里不发泄出来对身体也不好,对吗?我们……‘先前’不也是很好的朋友吗?”

时间依旧在流动,一秒一秒,一分一分,然而那雪透仍然保持着缩在被窝里的姿势。

算了,还是让卯川来吧。星谷悠太感到了深深的无力感,有什么东西压在胸口上难受得令人发疯。

-










-

在下一个瞬间,那雪透疯了似的跑到了星谷悠太的面前,把自己的脸埋进对方的胸口,任凭该死的眼泪流到对方的白T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