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使十七岁-不出UR不改名

人生若只如初见

目前安清坑底妄图跳坑中

加州清光世界第一可爱/

占TAG注意


悄咪咪地发一条90fo点文……呃,实际上是点段子(其实很早之前就满九十了x)

真.小透明,如果不嫌弃的话就来点文吧

大概会选择两三篇来写,全凭自己喜好,随心走,文笔依旧小学生水平

主安清,然后P系列绫主,明主,波鬼都OK

感谢各位厚爱,还没取关我ଘ(੭ˊᵕˋ)੭* ੈ✩

顺便给我的小伙伴们笔芯

被小伙伴吐槽绫主圈冷,但没关系我还是爱他们的。

绫主就是好(拇指)

欧气爆炸
开心

【安清】暴揍大和守安定.gif

*短片,众所周知的极化,抱歉从我看见安定立绘时我脑海里就只有这一个场景
*请清光带着婶婶的份好好揍他,谢谢



一开始只是震惊。

加州清光看着被各式短刀打刀和大太簇拥着从审神者房内走出来的那个人,不由地握紧了拳头。他依旧穿着不厚不薄的羽织,或许不能说是穿着,披着羽织更为确切,绑着发带,散着一头乱糟糟的头发,没有先前送他的发夹也没了那条白色围巾,这幅样子最让加州清光清醒不过,仿佛被打了一闷棍大脑一片空白,他呆呆地望着对方学着前主人的样子慢慢地走近。

“你——”

深吸一口气,趁着大和守安定还没做出反应,加州清光有些难堪地奔过去,一下子拎起对方的领口冲着大和守安定那张欠扁的脸就是一拳,没有任何停顿不舍,胸口还在隐隐作痛,宛若被人扼住咽喉一句话也发不出,他盯着大和守安定那双原本湛蓝清澈的眼睛,眼眶开始发酸,溢出的泪水模糊了视线,加州清光觉得自己就像受了莫大的委屈,明明去修行的不是他,变成那副孱弱多病的模样的也不是他,但是他就是无法放手,尽管因为用力过度,左手已经开始脱力,上拳的右手也传来阵阵钝痛。很难受,这是他作为初始刀变成人类过后第一次感到呼吸是如此的艰难。

“清光……”

大和守安定下意识地撇开视线,没了刚修行回来的那份从容,呆看着余光扫到的自己身着的那抹浅葱色。

“你到底在干些什么啊——”

“大和守安定你到底凭什么穿着羽织?!”

凭什么他穿着羽织、凭什么他学着一副冲田总司的样子、凭什么他现在闭口不谈总司还处处活得跟总司一样?

大和守安定你脑子是被驴踢了吧?

加州清光加重了力度,原本细心呵护的双手上青筋突起,绞着大和守安定的衣服也绞着他自己的心。眼泪就像断了线的珠子一样往下掉,他随手抹了一把就继续跟大和守安定瞪着眼睛,之前围了一圈叽叽喳喳的短刀们也知趣地一言不发,唯有呵斥大和守安定这件事本丸里只有加州清光能做,虽然任谁都知道,大和守安定的修行,修了身却失了神。

原本以为大和守安定好好回来就能回归屯所那个积极向上三天两头跟他争誉的毛头小子,现如今加州清光发现自己错的离谱,一切都变了,从他断在池田屋的那一刻起,从他失去保护冲田总司生命资格的那一刻起,历史就朝着无可挽回的方向发展直至植根于那个人迟钝而又愚笨的大脑中。

加州清光再也无法忍受再跟大和守安定呆在一起,他近乎哭喊着想要把对方早已丢失的灵魂抓回来,世界却仍然凝固在沉默里,大和守安定不说话,傻子似的歪着头不去看加州清光的脸,眼神里尽是冷漠和疏离,他的眼里没有审神者、没有加州清光、更没有冲田总司,他只是一具空壳,即使是邯郸学步也要拙劣地模仿着,一言一行满载着他对于过去的执念。

“再见吧,大和守安定,你已经不是大和守安定了。”

这是一直隐忍着期待着的加州清光送给他的最后一句话。

一个娇小的木盒从匆匆离去的加州清光的口袋里掉了出来,里面装着刚刚断掉的樱花发卡。

从看到他极化立绘的那一刻我就非常的想打他
胖揍他

后来书信一出 就更想呼他一巴掌

但是一想 我仿佛没那个权利去做 所以还是让清光来

我还是喜欢土方组的极化,脑内安清已经开打了(:з っ )っ

我还挺想吃安清的转生+学pa的,很苏的那种……

【安清】LONELIEST BABY

中秋快乐,赶不完了就放一段给大家看着乐呵乐呵。
*知名演员大和守安定X二流歌手加州清光,剧情狗血,有BUG见谅
*对,是我缪的歌,由于是手机发布请大家自己去搜啦,μ’s forever。然后歌词节选自百度百科。
*以及我真的很想文艺小清新




LONELIEST BABY
ずっとダイスキダイスキ (伝えたい) ダイスキダイスキ

いつでも Hi! (Hi!) Hi! (Hi!) 负けないで

祈ってるんだ Ah…! (Let's fight!)

ダイスキダイスキ (Love you love you) ダイスキダイスキ

忘れないで疲れた时には (Call me!) ほんの少し私のこと

思い出して Baby!



赶着仅剩的一天假期,加州清光有幸回到了与大和守安定一同租住的商品房内,把该死的口罩连同墨镜一同摘掉,连灯都没开就躺倒在自己先前心心念念的沙发上。没有任何人的打扰,翻开手机确认没有未读消息后便把它丢到一边,房间内漆黑一片,久违的松懈让一度身为工作狂的加州清光也沉浸在怠惰的深渊里,餍足地抱着自家恋人不知从哪儿顺来地抱枕,把一天下来风尘仆仆的脸往上蹭了几下后狠狠埋进去。

加州清光是在赶通告尝试转型时与那时的档期小红人大和守安定认识的,歌手出道的他对演艺这方面并没有太多了解,也就是偶尔去参加舞台剧客串个角色的水平,所以当自己的经纪人提出上头要他进军演艺圈的时候加州清光是内心抗拒的,但无奈自己凭实力出专辑也没大红大紫累死累活赚的钱也没多少,听从老板的反应先打响名号确实是一条可行之路,于是加州清光才进了那个说是根据某大IP作品改编以及请了许多大腕名流来演的剧组,而这男主角便是传闻中少女杀手的大和守安定倾情出演,加州清光心想自己算是何德何能进了这种牛掰的剧组,却不曾想自己只是来演个男配N,还只是饰演黑帮老大的大和守安定的助手,出场几集就挂的那种角色。当接到那本厚厚的台词本稍微翻了翻后,加州清光差点没被气到吐血,总共二十句不到的台词十句都在夸大和守安定的好吹大和守安定的牛,再加上一些和打手的对白和最后死亡时的几句无意义的呻吟就完事了,这哪门子可以提高自己的声望打响自己的名气,怕是最后连加州清光这个名字都要打在演员表最最最不起眼的地方。他当机立断把剧本摔到地上,虽然是个三流以上二流未到的歌手,加州清光还是有那么点脾气的,他立马找到导演希望能出演个像样的角色,但后来看着对方一脸无动于衷的模样还是耐住性子低声下气地说自己经纪人能找到这样的机会不容易,能多给点表演机会就好,年近六十的导演看着他眼睛里还打着转的泪珠叹了口气告诉他那加州清光的角色是大和守安定决定的。好你个大和守安定,加州清光听罢就决定去找大和守安定说清楚,自己的发展道路与他截然不同,只要稍微带动一下自己的名气也不碍着他的星途,没有竞争利益关系凭什么把自己定在这种小角色上阻挡自己前进的道路。
话是这样说,加州清光抱着那坨剧本站在主演休息室前迟迟不肯进去,他在思考如何把话说得让对方听着开心也能达成自己的目的,等下定决心打开那扇门时却意外撞见了刚拍摄回来的大和守安定——随意扎高的乱糟糟的单马尾、如海般纯净的眼眸、还有眼角那颗随着眼睛动来动去的泪痣——怎么说……这个人他好像见过。
“唔——是住在隔壁的大魔王!”
等加州清光回过神来自己在说什么后才羞耻地捂住自己变得通红的脸。

从一开始他就注意到了刚搬到隔壁那家老旧房屋内的小男孩。
那个听说名为加州清光的男孩并没有像他一样每天背着书包被父母催促着去学校,只是一个人时常一个人呆坐在门口一言不发地看着公路上跑跑闹闹的同龄人,大和守安定起先只是觉得有点奇怪,直到在学校听到有八卦的女孩子们说那户人家的孩子没有爸爸还特地嗤笑两声后,秉持着自幼父母对他良好的教养,大和守安定没有多去管那些,默默收拾好自己的书包就离开了,什么嘛原来那个人只是想要个朋友啊,懵懂的他模模糊糊地想着。然后大和守安定就尝试着与隔壁男孩开始接触,虽然温柔的妈妈好像并不支持自己这么做,反正只是交个朋友而已啦,谁让那个孩子看起来那么不让人省心,为了建立良好的第一印象大和守安定把好不容易抓来的蛐蛐儿送给了隔壁孩子当礼物。看着眼前在塑料瓶里沾满泥土翻着肚皮濒死的蛐蛐儿,加州清光一下子就跳起来跑回了家也没和大和守安定说上一句话。不喜欢蛐蛐儿吗,大和守安定小心翼翼地把打翻的塑料瓶捡起来有点惋惜,明天再送些其他的吧。明天是自己学着同学不辞辛劳搓出来的泥球、后天是自己宝贝了两年从妈妈那边要来的玩具小刀、大后天则是约去钓鱼时抓来的泥鳅……时间一天天过去,加州清光躲着大和守安定的次数也再越来越多,原本一直待在庭院里摆着一副小大人模样的加州清光现在都不太乐意出门,再怎么好孩子的大和守安定也有些生气,他不明白自己那么讨好他他为什么不领情,但是东西还是日复一日送,每天上学之前把自己选定的礼物放到隔壁家门口变成了大和守安定的日常。直到有一天早上躲在屋里的加州清光偷偷把窗户打开,他对着准备放礼物的大和守安定喊道,“我不知道你有多讨厌我,但是以后就不用你费心了,我要搬家了!”说罢加州清光就用力关上窗没了动静,然后大和守安定再也没见过那个住在隔壁的小孩。

TBC

【2017耀诞】无名

*自己脑海中他们十一的模样,如果觉得OOC人物还请见谅,没尝试过写耀诞的文,这里是第一次写耀诞,谢小伙伴邀请联文,文笔和感情表达都很拙劣,随心而走,全文两千+的小短篇 @-烧刀-🍶 大概有夹带私货_(:з」∠)_


直到看见电视媒体大肆宣传国庆期间堵车的报道时,王耀这才意识到恍惚间又过了一年。

他单手把西服上系得勒脖子的领带解下,而后丢在一边,屋内很暗,也很狭小却不散乱,这是他拜托政府交给他的居所,在北京的一处不惹人注意的四合院内,过着普通人都应该过着的生活,比起那些金碧辉煌的建筑和犹如在虚幻中度过的日子他总是更乐于回归平淡和孤独,毕竟再也没人能与他一起聊那些陈年往事,大家都在笔直地往前走,推测着无限未来的可能,从不回首。

细细一想距他重生也有六十八年的光阴,用稍微迷信点的说法也是个吉利数字,王耀猛然想起今早例会上阿尔弗雷德特地献殷勤放自己早退的样子,怕也是因为这个原因。摸索着打开电灯,房间瞬间变得明亮起来,从沙发上爬起来活动一下筋骨,想着今天必然会有人来造访便去厨房柜子里拿出了上好的西湖龙井,包装已经被撕开,那是上个月有人送他的,王耀印象中喝过几次也不知有没有剩下,揭开盖子茶罐里不出意料地只留下些许残渣,大抵是给先前来访的客人们了,嘴里涩涩的泛起一阵苦味,想着家中也没有其他茶有剩,趁太阳还没西下,王耀决定前去购茶。

说是去购茶也仅仅是去周边的茶店买些普通的龙井铁观音而已,虽说按理不能太过亏待客人,但既然进家拜访也不能像在工作中喝得那般高贵精致,再说有些人也不见得多懂得东方品茶的这些门道,王耀一路慢悠悠地逛过去,路上还偶然遇见了住隔壁的房东太太,笑着打了个照面也没多寒暄几句便分道扬镳,进了近几年最常去的那家茶店,一股子烘炒过的茶叶味儿扑鼻而来。

王耀迅速地让店主包了几份常卖的茶叶,跟着店主大叔略微侃了几句大山,而后付完钱拎了个大塑料袋就大摇大摆地走了,走到离家不远处,就一眼看见了站在自家门口吹冷风的那三个人。

眼尖的王晓梅是第一个发现王耀的,她穿着不符时节的粉红超短裙,不顾形象地一溜小跑扑进了王耀的怀里,蹭得王耀一愣一愣的,王嘉龙见状懂事地接过王耀手中拎着的茶叶包,杵在一边的王濠镜只是笑。

“原来先生是去买茶叶了,怪不得我们敲门也没人应。”作为此前家中唯一一名少女,王晓梅自是摆出一副娇嗔的模样,王耀素来都是惯着她的也不好多说什么,只是苦笑着把门打开请着各位小祖宗们进去。想来每年此时都会齐聚于此,看着家中有些落魄的样子如今却多了几分生气。

王嘉龙放下东西便径直走向了厨房,冰箱里果然还存着不少东西,那是王耀自己舍不得吃又怕家中来客特地留的,虽说鲜少有人知道身为一国之化身的他住在这不起眼的四合院里,但王耀偶尔也会在此招待一些好友。王嘉龙把自己与其他两位先前去超市采购的肉制品拿了出来,掏出手机看了眼时间,然后撸起袖子洗净双手就准备大干一场。王耀沏好茶陪着一副笑脸给王晓梅和王濠镜端上,任谁都能看出王晓梅还在使小性子怄气,她撅起涂着亮色唇彩的嘴巴,王耀心想着去帮王嘉龙的忙,然而这坐在跟前两位从别地远道而来更不是什么好惹的货色。

“哎,这不想着你们要来家里又没存货了,特地去买给你们的,也没成想你们这么快就到了,”王耀摆出一副难堪的神色,“真的很对不起啦,让你们就在那儿站着。”

做大哥的已经道歉了,王晓梅也不是不知道其中的道理,她轻哼了两声没有说话,兀自端起冒着热气的茶小心翼翼地啜饮了一口,这才缓缓开口道,“我知道了,先生要去帮嘉龙就去帮吧。”王耀笑嘻嘻地给王晓梅递上果盘后就转身进了厨房。

王嘉龙瞥见了王耀还穿在身上的工作用的白衬衫,顺势往右挪了几步给自家兄长腾出了一个空位。

“嘉龙的厨艺真是越发精湛了。”王耀看着那原本年幼的在他屁股后面追着跑的男孩如今早已长成正背对着他熟练地择菜不由称赞道,实际上王耀一直很放心王嘉龙,在他作为国家或以个人名义收那些弟弟妹妹中唯有王嘉龙显得十分沉着冷静让人格外省心,王晓梅打小一直被自己惯到大女孩子有些娇气也无可厚非,王濠镜则总是摆出一副笑面阎王的样子谁也不清楚他心里打着什么算盘,临近的任勇洙已然是变了个模样成天叽叽喳喳地生怕闹不出什么大事儿,还有——还有……68年了吗……思绪逐渐飘远,王耀定定地望着源源不断的水从自来水管不停留下,直至把手中正在洗着的陶瓷碗灌满,溢出。

“先——”还未等王嘉龙提醒王耀的走神,门外一阵剧烈的敲门声就把王耀给拉了回来。

论那种粗暴的敲门方式和不用走近就能听见的吵闹声,不用脑子想也知道是那群整天闲着蛋疼开例会还老嫌弃他这把老胳膊老腿的混蛋,王耀出了厨房就看见了王晓梅和王濠镜把那四个人迎了进来,阿尔弗雷德瞅见了王耀立马拉响了手里抱了一路的小型礼花,砰地一声,五彩纷呈的碎片就哗哗地全掉地下了,“Happy Birthday!Wang~!”其他几人就跟约好了似地也跟着阿尔弗雷德后面用各自的母语给王耀祝贺,可把刚还在烦恼怎么把这群搞事的人分分钟请回去的东方人唬住了,英国人涨红着脸不知在小声嘟哝着什么,法国人举着大号的生日蛋糕嘴里还煞有介事地叼着根玫瑰,俄罗斯人则抱着钢管笑得格外灿烂。

“怎么样~这可是哥哥我想出来地妙计~来快把这蛋糕拿去一起分来吃吧~”

王耀顿时觉得今夜的弗朗西斯显得尤为有魅力,他接下蛋糕,给四位远道而来的熟客道了声谢,也请他们入了座,虽然在听见阿尔弗雷德在他呈上自己与嘉龙联手做的一桌子菜时欠揍地表示想吃汉堡后,王耀还是克制住了自己想要把他扔出去的冲动,好生气哦,可还是要保持微笑。

第六十八年,仍与其他六十七个年头一样,过得热闹无比。

起先只有王嘉龙王濠镜王晓梅三人前来,他们请了假来到那时王耀住的破屋为他道贺,祝他新生,渐渐地来的人越来越多,给他送礼为他道贺的人也随着时间的推移多了起来,直到现在,原本就窄小的屋子里更是显得拥挤不堪,一个人呆着还有些凉意的地方也变得温暖起来。王耀甚至偶尔会觉得自己的心脏跳了那么一两下。

鎏金色的眸子倒映出天空中近乎整圆的月亮,送走客人收拾完残局后王耀突发兴致想赏一下月来,虽还未到十五但也足够美丽了。

嗡——揣在口袋里的手机稍稍震动了一下,王耀疑惑地把它拿出来,解锁。

那是一条匿名消息,

生日快乐,兄长。


——


往下联文请戳 @-烧刀-🍶 主页,虽然拖稿到现在,但我还是爱她的(*/ω\*)


完结了啊呜呜呜
REC在我心中不是神作是一部良心番,爱它,爱故事里的每一个人,不管是创作者还是被造物都喜欢TUT向每一位现实中努力创造的创作者致敬
能一点点追下这部番真是太好了